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博鱼体育平台

公司资讯

行业动态

常见问题

婚姻的惩罚(蒋轶余曼)全文免费阅读_婚姻的惩罚全文阅读_笔趣阁(蒋轶余曼)

发布日期:2022-12-08 06:09:08浏览次数:7

  作文网是全国权威、有趣的作文学习交流门户网站,自2005年上线以来,致力于为广大学生、家长、教师及写作爱好者提供专业、全面的一站式作文投稿、写作指导、原创点评、范文欣赏等服务,并提供涵盖全国各省市最广泛的中高考作文试题、中高考满分作文、写作素材等资源。

  作文网现总注册用户数已超过百万人,日均浏览量上百万。除本站编辑外,很多一线的骨干教师作为网站特约点评老师。如今,作文网已成为中小学作文学习交流的首选,也将为更多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作文网包括中小学各年级各种题材的作文,及时最新热点文章,能够满足所有学生对不同热点作文的需求,为大家提供作文范文学习欣赏。同时网站包括名言警句、好词好句、优美段落、成语大全、考场素材等丰富的写作素材,为学生作文提供基础的写作资源。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发布全国各省市中高考作文试题、题目预测和满分作文,给予学生和家长及时参考和赏析。

  婚姻的惩罚(蒋轶余曼)全文免费阅读_婚姻的惩罚全文阅读_笔趣阁(蒋轶余曼)

  五分钟后,我坐在大宝的房间里,听着女儿弹钢琴。想到蒋轶刚刚说起提车一事的表情,我不由轻而嘲讽地笑了笑。我其实知道蒋轶在希望什么。他希望我打探他,追问他,最好,再带一点醋意和怒气。可是我做不到。不是假装洒脱,是真的不在意。我冷漠得连自己都惊讶。从前的我不是这样的。婚后第三年,我意外怀上三宝,却无意中在丈夫的手机里,发现了他在外面的风流韵事——从结婚开始,就一直没断过。闺蜜幸灾乐祸:你老公最近才去车行提了辆红色甲壳虫送人……那么骚气的车,能送给谁的!年底了,我和发... 婚后

  婚后第三年,我意外怀上三宝,却无意中在丈夫的手机里,发现了他在外面的风流韵事——从结婚开始,就一直没断过。

  闺蜜幸灾乐祸:你老公最近才去车行提了辆红色甲壳虫送人……那么骚气的车,能送给谁的!

  并排躺在两张洗头椅上,陈敏扭过脸来对我说:「曼曼,你可要对蒋轶多上点心。昨天我家老李说,看见他去车行提了辆红色甲壳虫送人。李瑞不让我和你说,可我得提醒你,那么骚气的车,能是送给谁的?那车可不便宜,他这次够下本儿的。」

  陈敏显然对我的反应不满意,抬起身子拍了我一巴掌:「你别不当回事儿,蒋轶现在不比以前了,李瑞说他那『美城』现在摊子铺得大着呢,我们家老头子和他做生意都要看脸色。」

  「呵,男人啊,野心不过就表现在两个地方,」陈敏又躺下来,嘲讽地冷笑了一声,「一是事业,一是女人。蒋轶长得斯文,又有股子衣冠禽兽的蔫坏,闻着味儿上来的女人可少不了。」

  陈敏停顿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掏心窝子说一句:「说实话以前我没少眼红你嫁得好,老公又帅又能干,可现在想想,男人普通也有普通的好。像我家李瑞这样的,做生意不行,长得又一般,整天出去钓鱼遛鸟,倒也省心。」

  我还是不出声,陈敏翻身朝向我:「在咱们这圈子里,像你和蒋轶这样恋爱结婚的属蝎子拉屎独一份,当时把我羡慕坏了。但现在我倒觉着,我们这些家里安排的婚姻,反而比你们这样的稳定。当初就没感情,全因为外界因素结婚,现在也轻易离不了。可你们就不一样了,感情要是没了,日子还怎么过?」

  蒋轶今天破天荒回来得早,坐在沙发上陪六岁的二宝组装机器人模型。同样六岁的双胞胎姐姐大宝在房间里练琴。

  「你吃过了是吧?」我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蒋轶,一边把茶几上未拼完的机器人零件照原样收到盒子里,又把沙发上被孩子们偎得乱七八糟的抱枕放整齐,「对了,今天三宝表演班的老师和我说,有个电影导演要找个外形可爱的小演员,她想推荐三宝,问我们同不同意。」

  「我想过了,三宝是个人来疯,喜欢表现,去长长见识倒也没什么不好。坏处是孩子要抛头露面,对私生活可能会有一点影响。所以问问你怎么想?」我抬起头看向蒋轶。

  蒋轶似乎一直在望着我出神,我突然看过来,他的目光竟然不自在地游移了一下,然后才道:「我没意见,你决定就好。」

  我正给表演老师回微信,发完了才意识到他在和我说话:「什么?哦,陈敏和我说了。」我看向手机,「我回复老师了,我们同意,但请她安排我们和导演见一面,吃个饭聊一聊。你也把年后的时间空一空,好吧?」

  大宝和二宝吃完了,我走过去,检查大宝的钢琴作业,叫二宝准备去洗澡,又叮嘱保姆监督三宝使筷子。

  我忙碌间瞥到他,突然觉得他像是被一只透明的罩子隔离在我和孩子们之外。看上去自是清闲的,却又有种奇怪的寂寥感。

  五分钟后,我坐在大宝的房间里,听着女儿弹钢琴。想到蒋轶刚刚说起提车一事的表情,我不由轻而嘲讽地笑了笑。

  我其实知道蒋轶在希望什么。他希望我打探他,追问他,最好,再带一点醋意和怒气。

  陈敏说得没错,蒋轶和我确实是我们这个富二代圈子里难得的因为爱情而结婚的一对。

  二十多岁的我,还是个脾气大、恋爱脑的千金大小姐。十四岁起喜欢沈家的老大沈慕然,一厢情愿,死缠烂打,为此做了不少不体面的事。